潜江资讯网

首页 > 热点 > 社会

浙江人青海挖虫草:头晕眼花 695网站目录 雪像砂子打脸疼(图)

更新时间:2017-06-18 18:44:30来源: 责任编辑:
导读:
  “这条路,我走了五年了。”坐在一辆不断熄火的桑塔纳里,李涛和钱江晚报记者聊天。
  车外是草原和高山,不人烟,这是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通往无人区的路上。

  “这条路,我走了五年了。”坐在一辆不断熄火的桑塔纳里,李涛和钱江晚报记者聊天。

  车外是草原和高山,不人烟,这是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通往无人区的路上。

  李涛,一名来自浙江绍兴的90后小伙,带着同窗和4个行李箱,一沓沓的现金,开始今年的雪山之行。

  在眼下五六月交替之际的青藏高原,和李涛一样的大量外来者正在一直涌入,他们为了寻找跟求购一种宝贵而神秘的药食——虫草。这短短的一个月,就是一年里虫草的采挖季。钱报记者追随他们一起踏上了神秘的寻找虫草之旅。

  从青海西宁动身,坐大巴5小时,我们进入海北藏族自治州。薄暮,我们租了辆桑塔纳,开入无人区,来到藏民扎西家里。这是方圆几十公里,独一一座人居屋子。

  扎西是李涛的同学,前两年,他还来过杭州的中国美院学画画。这次我们没有见到他,因为他去了山区支教。

  无人区里,没有手机信号,去年,这里才刚通了电。五年前,读大一的李涛来这里玩,对虫草发生了极大的兴致,之后,每年都会去上门收购。

  我们到的时候,扎西的爸爸刚回来,他去了深谷上挖虫草,膝盖仍是湿的。

  当初,除非下大雪,扎西爸爸天天都要上山去挖虫草。他说:“挖虫草挺辛劳的,都是要跪着的,碰到下雪或下雨,裤子立刻就湿了。”所以,挖虫草的藏民基础上都有风湿病。

  看起来,这天的播种不错,扎西爸爸带去的多少个瓶子都装满了虫草,他们来不迭吃饭,就拿出了刷子,纯熟地刷掉虫草上的泥土。

  此时,虫草的眼睛还是鲜亮的。刚刚刷完的虫草,还要保存到地下。这是为了保留湿度,一旦干了,价值大打折扣。

  扎西爸爸在雪地里挖了一个坑,把刷好的虫草埋在地下,要等交易的时候再取出来。接着,他又牵来养的藏獒,守着。

  扎西爸爸说,来日带你们去挖虫草。但这天晚上,下起了大雪。下了雪,虫草就难找。幸好,很快出了太阳,扎西爸爸带着我们上山。他挑了一座海拔绝对最低的山,怕我们有高原反映。当然,再低也是在海拔4000米以上了,由于这是虫草的成长前提。

  扎西爸爸戴着一顶草帽,一把采挖的刀,还有几个瓶子。

  牧区的气象多变,一个多小时达到山顶时,已经下大雪了。很快,扎西爸爸挖到了几根虫草,他的头发被大雪染白。

  高山上的雪就像砂子一样,打在脸上,有些疼。

  山坡上的草甸刚开端由黄转绿,新草正在萌芽,冬虫夏草这一神奇的货色,就埋伏在这无边无际的草甸中,它的虫体藏在泥土内,只有草体露出地面,跟四周的杂草土壤色彩差未几,极难识别。咱们睁大眼睛,也伏下身子学着藏民们在草丛中搜查虫草,不一会儿就觉得腰酸背痛、头晕眼花,却一根也找不到。

  “这里有一根”,扎西爸爸叫着召唤我们从前。他爬行在地上,拿出刀,纯熟地挖出一个泥块,掏出虫草,放进瓶里。

  挖了一根,他又匍匐在地上,在被雪笼罩的草垛里找,裤子匆匆湿了。边上,扎西的姑姑也在帮忙找,她的头上戴了帽子,只露出了一双眼睛。

  雪始终下,我们不得不提前下山。钻进扎西姑姑搭的帐篷里休息,喝一碗酥油茶暖身子。

  帐篷很小,有生火的炉子和一张床板,挖虫草的这一个月里,他们就在帐篷里生涯。

  扎西爸爸说,今年的虫草少,因为下雪天多,不好挖,但虫草要比往年大,价钱也高了不少。藏民每年这一个月一家人能赚三万块钱,占到整年收入的四分之一左右。因而,他们对这片土地充斥了感恩。(本报特派记者 史春波/文俞跃/摄)

本文来自:其流散目录

本文由 潜江资讯网 编辑整理!欢迎分享!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://www.718k.com/shehui/56589.html
  • 上一篇:正安5名乡镇引导干部脱贫攻坚工作不力被692目录网问责
  • 下一篇:返回列表
  • 标签
    ●【更多精彩内容,下一页更精彩】●

    相关文章

    1

    猜你喜欢

    点击排行榜